91香蕉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

“先生,您的意思是,这些都是股市即将出现大波动的征兆?”看着这些文章,凯莉·希克斯震惊的问道。

陈耕点点头:“股市这个东西就像是特别大的地震一样,当那些80级以上的特大地震快要出现的时候,通常会有一些征兆,比如动物会呈现出特别不安的情绪、比如地下水会变的浑浊……股市其实也一样,像是道·琼斯、标普500这样的指数的骤跌骤升,说明市场自身已经开始不稳定,就像是大地震开始之前的地壳板块一样,已经开始酝酿着爆发的能量了,还有你看这里,你看出了什么?”

看着陈耕手指的“电脑程式交易”、“获利、”、“疯狂”等字眼,凯莉·希克斯一脸的不解:“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说明了人们的心态,”陈耕说道:“在金融界有一句经典明言,说‘如果连清洁工也在炒股票的时候,股市也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就该考虑离开了’,现在也是这种情况,你看,所谓的‘市场信心’的乐观情绪几乎成了一种普遍的共识,大家都觉得只要来股市就会赚钱,没有人会告诉别人‘股票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人们把对于风险的预警完交给了电脑程序,”

说到这里,陈耕叹了口气:“要知道,市场本身的风险其实并不是最大的风险,而对于风险的选择性漠视才是所有风险中最为致命的。”

但凯莉·希克斯显然不是很认同陈耕的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对陈耕说道:“boss,我承认您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计算机是不会出错的,依靠计算机对精确的模型的运算,就可以事先计算出所有的潜在风险,并且可以做到在风险发生以前就利用自动交易的手段进行规避……”

陈耕暗自叹了口气。

都不用二十年后,只要十几年,“再没有比把一切都交给计算机更愚蠢的行为了”就会成为包括金融界在内的所有普罗大众的共识,但在1987年的今天,“计算机是不会出错的,依靠计算机对精确的模型的运算,就可以事先计算出所有的潜在风险,并且可以做到在风险发生以前就利用自动交易的手段进行规避”却是社会共同的看法,因为在人们看来,只会识别“0”和“1”的计算机,永远都只有“正确”和“错误”两个选项,相比于传统的股票交易方式,自然也就可靠的多了。

个人计算机被大规模推向金融以及股票市场是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在过去,传统的股市交易是由专门人员在交易所里的交易版上按顺序写下股票的报价,但随着计算机的运算的速度越来越快,传统的交易模式被计算机所改变了,美国乃至球的金融机构和各大交易所都配置了运算能力远超过人类、错误率远低于人类的大型计算机,并通过专门设计计算机交易软件进行股票的买卖交易。

而投资者们也可以自己通过电脑来获取资讯,进而做出买进卖出的决定,而活跃在股票、期货等金融市场的金融机构更是普遍使用了电脑程序进行量化交易,可以说在股市交易的环节,电脑取代人脑的过程已经开始了。

80时代,是计算机被神化的时代,除了当时社会普遍认为计算机不会出错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在这一时期,指数型基金成为最流行的基金方式,这种投资组合里面通常都包含了标准普尔500指数里面至少三百支以上的股票,由于指数基金的投资组合囊括的股票数量足够多,因此相比于偶然性更高的个股而言,指数的涨跌显然更有规律可循。

由于各大机构和分析员对于经济走势和股市普遍看好,指数型基金成为了机构投资的主流选项,而指数基金最为普遍的形式之一是投资组合保险,所谓投资组合保险,简单来说,这种投资组合会按照风险程度的比例来用多支股票组合配置资产,其中用来调节、规避风险的一项重要指标就是股票指数期权。

白衬衣清纯女孩居家梦幻生活照

投资组合保险的资产组合较为复杂,对于及时避险的要求又颇高,同时,因为规模大,也就有了更加规律、更容易被数学模型化的特性,这一特性决定了指数基金更适于电脑程序交易,因为指数型基金的特性,那些热衷于购买指数基金的机构投资者,普遍采用计算机交易程序来代替人力,因为只要计算机程序分析出市场的下一步走势,就会出于盈利或避险的考虑而自动做出卖出或买进股票的决定,而且这种买卖的规模通常非常可观。

而把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交易量交给计算机……

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根据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在今年年年初公布的统计数字,在1987年以前,各种投资组合保险所覆盖的资产总量在600亿到1000亿美元之间,而提供使用投资组合保险的机构,包括了美国的大型商业银行、股票经纪公司、保险公司等等,其中最大的买家就是美国的退休基金。

人们坚信计算机不会出错,但现实是残酷的,理论是理论,现实是现实,指数期权的实际价格并不总是符合电脑理论计算的结果,电脑交易程序依然存在着估价错误的风险。一旦电脑计算出现微小的失误,就极容易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并且进而引发雪崩式的卖盘,从机构到个人投资者都将受到牵连,偏偏这种计算错误的代价还不需要电脑自己承担,真是……

操蛋的一批。

将这些对凯莉·希克斯说完,陈耕道:“计算机病毒的出现更是让这种危险呈指数级别的上升,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有人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计算机里面悄悄投放了病毒……”

“嘶……”

凯莉·希克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张脸变的煞白!

一般人或许还不知道计算机病毒的危害,但陈耕是谁?他可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个人计算机硬件生产和制造商、同时也是最大的个人计算机操作系统供应商:数据研究公司的老板啊,作为数据研究公司的老板的私人助理,哪怕凯莉·希克斯一开始一点计算机领域的知识和常识都冻,可这么长时间下来,熏也能熏出一点来了。

正说着话,陈耕的移动电话响了,而且还是自己那部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私人号码。

陈耕没有犹豫,立刻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还不等陈耕开口,里面的人就低声说道:“是我,霍华德。”

谁?

李根身边最信任的人,白宫办公厅主任、公开的说法是总统幕僚长,霍华德·贝克。

陈耕也压低了声音:“我在听。”

“联邦统计局刚刚送来了去年的统计报告,”霍华德·贝克低声道:“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为178,消费的增长速度为56,居民住宅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比例是127%,此外,联邦政府的开支增长率为82,州和地方政府的开支年增长率为51%。

不过这些都是内部的真实数据,接下来对外公开的数据分别是25、4、10、7以及4。”

陈耕听的毫不意外,数据造假和掺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真以为皿煮和滋油的美国就不会数据造假了?

他在乎的是霍华德·贝克告诉自己的这一连串的关键数据背后所蕴藏的三条关键信息:

经济增长速度低于消费增长速度和居民住宅的固定资产投资,说明经济的增长赶不上消费和物价的上升,并且也赶不上房地产的投资增长;

联邦政府的开支上升,说明美国经济目前的增长主要是依靠债务和政府开支带动的,换言之,股市现在的繁荣其实是源于这种账面繁荣的注水。

那么也就完可以想象的到,一旦联邦政府将这这份掺水之后依旧不甚理想的经济数据公了出去,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市场感到失望、担心美元会不会因此而贬值,而对美元贬值的忧虑则会让人们担心通货膨胀的到来。

在这种情况下,股市必然疲软,而按照本届政府一贯的应对措施,而市场疲软出现后,为了保住美元的价格,政府一定会提高利率,而一旦政府宣布利率上升,股市出现价格的回调也就毫不意外了。

“谢谢。”

陈耕低声对霍华德·贝克说道。

霍华德·贝克在这个时候告诉自己的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用谢,”霍华德·贝克轻声说道:“反正你早晚也会知道的,只要别忘了我那一份就行。”

“当然。”

“还有,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罗森考斯基先生就提出一项关于向企业并购征税的法案的想法与总统进行了沟通,”霍华德·贝克接着说道:“总统阁下已经原则上同意了,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