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app无限观看0038

“我刚刚仔细想了一下,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之所以卖不出去,是因为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已经没办法给竞争对手带来任何威胁了,”乔特森望着布鲁斯·埃文斯说道:“但如果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忽然有可能给波音、空客这些竞争对手带来威胁呢?”

嗯?!

布鲁斯·埃文斯皱了下眉头:“怎么说?”

“比如说啊,比如说洛克希德内部,忽然有人提议破釜沉舟、以‘三星’客机为基础,投入重金研发一款可以与波音747进行竞争的机型,重新夺回洛克希德在民机市场的市场地位呢?”乔特森说道。

“这个是不可能的,”布鲁斯·埃文斯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内部反对的声音太大,连年的亏损让大家都很小心,股东们根本不可能同意这样一个项目。”

“您说的没错,”乔特森点点头,表示认同,但随即,他又接着说道:“可如果波音听到了这个消息,并且看到洛克希德内部的赞成派占了上风呢?波音会怎么看?”

“这……”

布鲁斯·埃文斯愣住了。

他当然不傻,立刻反应过来乔特森说的是什么:演一场戏给波音看!

此前洛克希德向波音提出收购动议的时候,波音之所以对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无动于衷,无非就是觉得就算自己不收购,洛克希德自己也会放弃民机业务,既然洛克希德自己都要放弃了,那老子凭什么去花那个冤枉钱?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如果当波音知道洛克希德竟然打算破釜沉舟、在民机市场上做最后一搏,而目标还是波音公司的招牌和形象:波音747,波音公司会怎么想?

哪怕波音公司看到了洛克希德内部的支持派和赞成派争的激烈,那有如何?这种情况不是正常的吗?如果洛克希德内部一片赞成之声,那才说明有问题——也不看看洛克希德在民机业务方面都亏了多少年了。

柔弱无骨清纯居家睡衣美女写真图片

陈耕也是大为意外:老乔的这个办法不错啊。

他看看一脸紧张的乔特森,再看看布鲁斯·埃文斯,忍不住说道:“这个办法不错啊,就是在前期需要投入一点经费,不过相比于最终的收益,这点投入洛克希德应该舍得吧?话说回来,难道你们此前就没想过可以这么做的吗?”

布鲁斯·埃文斯的脸上顿时就有些尴尬:“呃……没有……”

是真的没有。

按说这个办法很简单啊,无非就是有个诱饵引诱波音上当,而当波音知道洛克希德内部对于上马这么一个项目也是纷争不断、同样也有很多人打算将民机业务卖掉的时候,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是为了避免市场上多个竞争对手,十有**是会出钱将洛克希德的民机部门买下来的——典型的投入少见效快的项目,怎么洛克希德内部就想过可以这么做?

可事实就是这么荒谬,洛克希德还真就么这么想过。

“那你们可以回去试试了,我觉得这个办法真的挺不错,”陈耕点点头,说道:“不过需要注意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知道的,这种事情……”

“嗯,我知道,”布鲁斯·埃文斯连连点头。费尔南德斯·陈先生说的没错,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的人越多,就越有泄密的危险,一旦波音知道了这不过是洛克希德演给他们看的一出戏,他们自然也就不会上当了。只是想了想,布鲁斯·埃文斯又皱起了眉头:“不过……”

“什么?”

看着布鲁斯·埃文斯眉头紧皱的样子,乔特森立刻担心起来,连忙问道,事关自己的收入,他不能不关心。

“波音也不是傻子,”仔细想了想,布鲁斯·埃文斯缓缓的摇摇头:“洛克希德已经停产‘三星’客机这么多年,如果在这个时候忽然传出洛克希德要花费巨资研制新一代大型洲际客机的消息,波音十有**是不可能信的。”

这个……

陈耕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鲁斯·埃文斯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波音不是傻子,不但不是傻子,甚至可以说是商场上的积年老贼,手下更是养着多家智库,洛克希德是做做样子还是真的要那么做,相信波音不至于连这点分辨真假的眼力价都没有。

当然,如果洛克希德真舍得投入重金来个假戏真做,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真到了那个份上,波音是在那里坐视洛克希德重蹈l-1011“三星”的覆辙还是选择收购罗克希德民机业务还真不好说。

一句话,对于洛克希德来说,这其中的风险太大了,也难怪他们没这么作。

乔特森也想到了这一层道理,脸色顿时一黯,感觉一大笔钱从自己眼前飞走了。

倒是陈耕,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对布鲁斯·埃文斯说道:“其实,也不是完没有机会。”

乔特森的话的分量显然不能与陈耕相比,现在听陈耕说这件事未必不是没有机会,布鲁斯·埃文斯的眼睛登时一亮,赶忙向陈耕请教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觉得真的有机会?”

陈耕点点头:“只要在不投入太多的情况下让波音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就可以,问题是你们洛克希德舍得用一两年乃至两三年的时间、花费一两个亿的美元去布局吗?”

“这个……”

布鲁斯·埃文斯犹豫了起来,为了做个局而投入这么大的资金,如果最终波音没上当,这份损失可就要洛克希德自己承担了,这份责任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

“我的权限没办法回答您的这个问题,”想了想,布鲁斯·埃文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过,如果您真的有意与洛克希德合作,我回去就向休斯董事长请示这件事,如果休斯董事长认为合作,我们在详谈合作的细节,您看如何?”

虽然陈耕没有细说,甚至连个基本的框架都没说,可布鲁斯·埃文斯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陈耕不可能轻易说出他的想法,他必然是要用这个想法入股这个“局”的,这么一来,这其中的利益如何分配就很重要了。

“可以。”

陈耕点点头,对于布鲁斯·埃文斯的识情识趣,陈耕表示很满意。

…………………………

布鲁斯·埃文斯匆匆的走了,事关重大,他一秒钟也不敢耽搁——如果这件事最终成了,洛克希德最终成功的将民机业务出售给了波音,或者空客,就凭自己在这件事当中的贡献,不但钱绝对不会少拿。而且也将彻底奠定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的基础,除了我鲁斯·埃文斯,谁还有资格接任马科姆·休斯先生的位子?

匆匆回到洛克希德总部,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马科姆·休斯的秘书就告诉布鲁斯·埃文斯,休斯先生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让他马上过去。

布鲁斯·埃文斯不敢怠慢,马上赶去了马科姆·休斯的办公室——也幸好身为洛克希德的核心管理层,布鲁斯·埃文斯在出行的时候有使用集团公务机的权利,这一次去荷兰,来回程公务机,身体倒是不怎么累。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办公室,马科姆·休斯跟布鲁斯·埃文斯简单的问候了几句之后,立刻急不可耐的问道:“你在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到底是怎么把咱们的民机业务出售给波音?”

身为洛克希德的首席执行官,马科姆·休斯身上是真的压力山大,虽然洛克希德在各种军品业务上大赚特赚,可如果自己不能带领洛克希德扭转民机业务方面的劣质、至少是将这个包袱甩掉,自己就不能被称之为是一个合格的首席执行官,所以,在电话里听布鲁斯·埃文斯汇报说有机会将民机业务这个大包袱给甩掉之后,他就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boss,是这样的,”布鲁斯·埃文斯也知道马科姆·休斯心里着急,不敢卖关子,急忙说道:“是这样的,我这次去荷兰……”

在向马科姆·修斯说了自己去荷兰之后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说服陈耕收购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就在自己已经放弃、准备返回的时候,那个叫乔特森的掮客忽然提出了一个假戏真做的办法,来忽悠波音收购洛克希德的民机业务……

听布鲁斯·埃文斯说到这里,马科姆·休斯有些忍不住了,有些失望的摇头:“波音也不是傻子,我们在这个时候传出要投入巨资搞波音747级别的洲际宽体客机的消息,波音基本上是不可能信的。”

“您说的是,”布鲁斯·埃文斯赶忙点头,同时顺手拍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记马屁:“您一下子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当时可是想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费尔南德斯先生说,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

“哦……嗯?!”

马科姆·休斯一开始是不怎么在意的,可听布鲁斯·埃文斯的意思,陈耕居然认为有操作的空间,他的表情顿时就严肃起来,立刻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怎么说?他的办法是什么?”

一个掮客的话,马科姆·休斯可以不在乎、不当一回事,但如果是陈耕的话,谁敢不在乎、不当一回事?马科姆·休斯自然也不例外,在意识到陈耕居然认为这件事有操作的空间之后,他顿时就淡定不能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没有细说,”布鲁斯·埃文斯赶忙说道:“您知道的,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将他的想法说出来,不过他说了,如果想要引诱波音上当,需要用一两年乃至两三年的时间、同时花费一两亿美元的资金来布这个局——当时费尔南德斯先生是这么说的,他说:‘要想让波音上当,就要让波音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一切看上去就是真的。’,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超出了我的权限,我没办法回答他,而且我也没办法承诺他在这其中能够得到多少好处,所以……”

明白了。

这件事确实超出了布鲁斯·埃文斯的权限,比如许诺给陈耕多少股份之类,马科姆·休斯点点头,赞扬道:“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需要回来请示。”

何止是超出了布鲁斯·埃文斯的权限啊,连自己也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必须要请示董事会。

布鲁斯·埃文斯又连忙说道:“对了,在我来之前,费尔南德斯先生说过,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哪怕是我们的股东也不例外,最好是将这件事塑造成‘在洛克希德内部,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人反对这件事’的模样,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看上去是真实的……起码那些反对的声音是真实的。”

“这样啊……”

马科姆·休斯皱着眉头:“有点难啊……”

虽然这样有点难,可马科姆·休斯更清楚,如果这件事不保密,估计如果董事会的董事们都知道了,也就等于波音同样知道了,这样一来,还怎么将这个烂摊子卖给波音?所以说费尔南德斯·陈先生说的有道理,虽然这件事很难,但再难,这件事也得牢牢地保密。

————————————————

ps:兄弟们,又是4000字哟。不好意思,请大家稍等几分钟。

这件事确实超出了布鲁斯·埃文斯的权限,比如许诺给陈耕多少股份之类,马科姆·休斯点点头,赞扬道:“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需要回来请示。”

何止是超出了布鲁斯·埃文斯的权限啊,连自己也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必须要请示董事会。

布鲁斯·埃文斯又连忙说道:“对了,在我来之前,费尔南德斯先生说过,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哪怕是我们的股东也不例外,最好是将这件事塑造成‘在洛克希德内部,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人反对这件事’的模样,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看上去是真实的……起码那些反对的声音是真实的。”